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鄢烈山的博客

 
 
 

日志

 
 

对孔子要行中庸之道  

2011-02-18 12: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文史常识秋风先生比我更熟悉,我不明白他何以那么美化先秦时代。我只想说,对孔夫子对儒学对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要有平常心,持中庸之道,过犹不及,扬之上天、抑之下地都不是正道,而矫枉则不必过正。(秋风兄随后有《尊重孔子,现代化才有意义》一文,对他的观点的进一步阐述,我总体认同)

 

      对孔子要行中庸之道


            所谓“中庸之道”,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是个贬义词,即折衷调和的意思,是当权者提倡的“斗争哲学”的对立面。现在,我们知道,它是说要不偏不倚,行无过无不及之常道;它相当于佛教语汇里的“中道”,即不堕极端。孔子说:"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今天,我对此言极表赞同。中庸之道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对儒学对孔夫子的评价。
秋风先生发表过一篇《站在作为弱者的儒家一边》(南方都市报2010-12-28),这标题这说法很有意思,如果能发表在1973、1974年举国搞“批林批孔”运动的时候那该多么好呀!在儒学大兴、“孔子学院”走向世界的今天,孔儒在中国还是弱势吗?也许吧。至少强势地位在学界尚未真正树立。不过,在文化多元的今天儒学要复兴到科举时代的强势

肯定是不可能的任务,蒋庆等人将“儒教”立为“国教”的倡议绝对是梦呓。

       秋风又在南方人物周刊发表了一篇特稿《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1-25)。的确,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孔子,因为从前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儒学和孔夫子太粗暴了,极尽污蔑丑化之能事。比如,现在认真读了一点国学经典,我才知道“存天理,灭人欲”并不是我们从前批判的那个意思:《中庸》讲“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存天理”是要保持人的天性,顺天行事;反之,违背天性的“人”“为”的即“伪”,伪善也罢真恶也罢,在正心诚意的过程中都是“灭”之的对象,这话有什么大错呢?又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并非“请君入瓮”的意思,而是讲治国之道,“道不远人”,“以众人(而非大公无私的圣人)望人,人则易从是也”,这分明是抵制乌托邦折腾的有益思想资源。

         我能理解曾不遗余力倡言民主宪政和自由市场的秋风,何以会转向文化保守主义,就像我理解介绍西学、主张变法的严复在辛亥革命后何以会致力传统文化的复归。他担忧中国丧失本民族的"国种特性",会"如鱼之离水而处空,如蹩跛者之挟拐以行,如短于精神者之恃鸦片为发越"。但是,读了他的这篇特稿,我感觉其崇孔扬孔也太过了。王权专制时代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对其思想观点的认同也不过如此吧,虽然用的词语不同。

        要与秋风先生上述特稿展开讨论,一方面是我对儒学的研究功底不够,另一方面这篇千字文也展开不了。我想先强调两点:一是我承认“六经注我”也是一种学术研究路径,我们对什么感兴趣,其选择不可避免地会打上当代的烙印;而“托古改制”是一种常用的套数,虽然那是政治人物的习惯。二是美化往古是人的痼疾,古希腊的神话传说不也有黄金时代堕落到黑铁时代之说吗?孔夫子崇尚尧舜禹“三代”和商汤周文周武“三王”,又常见梦周公,那是耽于幻想还是借古讽今?他的政治理想是“克己复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在我看来,这是因为那个“礼”(封建等级制)本来就不应该永垂不朽。

         秋风用自由、平等的契约精神来阐释封建制,这也太浪漫化了!孔子那个时候文史资料极有限,考古发掘更谈不上,他居然恨恨地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殊不知像后来秦始皇那样以人型俑殉葬是巨大的历史进步?他删编诗经,其中有篇《黄鸟》就是讲春秋五霸之一秦穆公死后以人殉葬的。他看问题显然缺乏历史感。但这篇《黄鸟》里被迫殉葬的子车三兄弟“皆秦之良也”,估计不是奴隶;至于奴隶、战俘,像安阳殷墟里那些祭祀坑里横陈的骸骨,杀多少以殉都不会有人觉得特别可惜,因为那就是礼制呀!

         秋风说他是这些年来研究《论语》、研究西周、春秋历史后形成的对孔子及封建制的新认识。这些纸上的文献适用于孟子所说的:"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恰如,后人读我们今天的法规,“禁烟令”多保护公共卫生哪,事实上基本就是虚的,除了医院少有实行的。我们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世界领先,却连明码实价这一条都一直没落实,“砍价”仍是中国特色!有意思的是,孟子上引之话后接着是“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就是说对孔子极力推崇的周武王、周公旦辅政的周成王,他早已觉得没有多少可取的。周公作法在古时就为“周婆”所不屑。周公也根本就不是讲兄友弟恭的成功榜样,不然他就用不着杀他的兄弟、成王的叔叔管叔,流放蔡叔,贬霍叔为庶人。后人读史,一语中的,“春秋无义战”,什么契约精神、仁义礼智信没多少人当真过,“吊民伐罪”只是问鼎天下的借口。

        这些文史常识秋风先生比我更熟悉,我不明白他何以那么美化先秦时代。我只想说,对孔夫子对儒学对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要有平常心,持中庸之道,过犹不及,扬之上天、抑之下地都不是正道,而矫枉则不必过正。

2011/02/01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