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鄢烈山的博客

 
 
 

日志

 
 

“朝天开枪”式的雄辩  

2013-01-28 09:09:00|  分类: 习非成,归一,方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譬如,常有人针对群众的维权要求,高屋建瓴地教训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人家要求过“绝对自由”吗? 又如,有人对某些地方或行业严重腐败的现象表达不满,则有智者一本正经地批驳道:“哪个国家没有腐败?”——人家在追求真空一样的无菌无腐败吗? 诸如此类,你很难说他是在批驳人家的极端思维,还是他自己只会运用极端思维,却要冒充最懂“一分为二”的“辩证法”。

      

      “朝天开枪”式的雄辩

   

                       鄢烈山

 

 

    官员财产公开成了广州市“两会”最热门的话题,引得市政协主席、市公安局长乃至市长纷纷表态,若上面有通知,自己愿意带头公开。孰料有人挺身而出唱反调,顿成众矢之的。广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人大代表叶鹏智,这个敢于反潮流的人,在广东省人大预备会议上称,官员不是百姓的奴隶、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并无法律依据。他的勇气可嘉,自信满满,可惜概念不清、逻辑混乱。对此,已有许多人痛加驳斥,我可不想参与“群殴”。

 

    我感触万端的是,他的另一句话极具代表性和普遍性,是国人常有的一种思维方式,或者说常用的一种论辩手段,或克敌武器。我思忖再三,将之命名为“朝天开枪”式的雄辩。

 

   据《南方日报》报道,叶鹏智先生称,纪检部门本身已经有各种手段监督官员,向公众公开官员财产不一定是最佳方式。前一分句这里没必要讨论,后一分句就是本文要议的例句:它看似无懈可击——谁敢说公开官员财产一定就是反腐败的最佳方式呢?问题在于,有谁,声称过官员财产公开就是防腐反腐的“最佳方式”?又有谁,说要在众多防腐反腐方式中追求“最佳方式”呢?

 

通常,人们不都是在讲,防腐反腐应多管齐下,既要党政司法和人大政协等组织监督,也要有群众和媒体等民间监督吗?务实的专家学者,则常讲民主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不可能搞理论上的“最优”,实行的能是“次优”选择就不错了。至于人们常说“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那也只是要求制度设计,总体上要让公民依法享有“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并非指某个单项能达到的效果。

 

    与叶鹏智先生的说法相映成趣的,是珠海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衍诗答记者问的一段话。王衍诗同志答南都记者问的观点,大部分我都很赞成。比如他说,“财产公示是一个方向。全球清廉指数较高的国家或地区,都有健全的财产公示制度”。又如他说,财产公示发挥作用需要一定的条件,第一需要法律支撑;第二需要完善信用体系,做实基础信息,一个人有多个身份证,财产分布在不同名下,这样公示他的财产有何意义?第三需要配套的制度,等等。但是,他说“财产公示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灵丹妙药,它只是众多反腐手段中的一种,它发挥作用是有条件的,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不能神化它,更不能天真地认为一公示就可消除腐败。”这段话一方面是对叶鹏智虚拟的“最佳方式”追求的反驳;另一方面却与叶的“最佳方式”论异曲同工,那就是“无的放矢”:那些要求启动官员财产公开立法程序的人(比如连续多年要求全国人大就公务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立法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律师),有“天真地认为一公示就可消除腐败”,是在追求防腐反腐的“灵丹妙药”吗?我可以断言,韩德云们根本就没有愚蠢到要寻求什么“灵丹妙药”!

 

     这种表达与论辩方式是,把一个明显愚蠢的论点强加给对手,然后义正辞严地加以批驳。这是一种诡辩术。

 

    我不是说王衍诗同志有意在搞诡辩。他只是在大段话中情不自禁地插入了这么一句。皆因国人很喜欢用这种句式,以致一些人习非成是,受了毒害,内化成了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论辩手段。

 

    譬如,常有人针对群众的维权要求,高屋建瓴地教训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人家要求过“绝对自由”吗?

 

    又如,有人对某些地方或行业严重腐败的现象表达不满,则有智者一本正经地批驳道:“哪个国家没有腐败?”——人家在追求真空一样的无菌无腐败吗?

 

    诸如此类,你很难说他是在批驳人家的极端思维,还是他自己只会运用极端思维,却要冒充最懂“一分为二”的“辩证法”。

 

    在逻辑和论辩术上,这叫转移命题。转移命题有两种:如果是无心之失,那叫无的放矢;如果是存心搅浑水,那叫诡辩伎俩。如果分不清是无心有心,那就好有一比:“朝天开枪”,可能是放空枪找乐子,也可能是威慑或恫吓对方。

 

冯小刚的电影《一九四二》里有个情节,是河南省主席李培基请求战区司令蒋鼎文免征公粮时,蒋司令说河南人可以免交军粮,条件是请李主席说服日本人不打河南,或去请蒋委员长将他的军队撤出河南;并且教训李培基说,灾民饿死了国土还在,士兵饿死了就要亡国!李主席被噎得或被气得一时不知怎么反驳,只好望着蒋的背影大叫“这,一码归一码”。

 

蒋鼎文用的就是“朝天开枪”式的雄辩:大义凛然,把问题推到极端来堵对方的嘴;其实在逻辑上是转移了话题。河南灾民暂时免交粮食,士兵就一定会饿死、河南就只有沦陷吗?(重庆方面根本不可能从外省统筹调配军粮?)

                       2013/01/27

  评论这张
 
阅读(159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