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鄢烈山的博客

 
 
 

日志

 
 

答友人:我是如何卷入“方柳”官司的  

2015-11-14 17:5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友人:我是如何卷入“方柳”官司的

             鄢烈山

   

我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心情非常平静,权当休息和娱乐。因为我终于理智地抽身,在“方柳之争”差点在微博上变成“方鄢之争”的时候。昨天我坚决放弃了对澎湃新闻记者访谈稿的订正,尽管我已在先前发表的文章中把有这么个访谈讲出去了,尽管对不起采访的姑娘,浪费了她的时间和精力。

 

我记下这些,是为了回答关心我的杂文圈和289大院的朋友,免得再有人问起此事,也算是对方方女士的一个解释,虽然我说话,其实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除了熊猫和妻子之外。

     

    事起于115日。我们夫妇商定这天到本市花都区狮岭镇看房子、办事。与凯迪网老友“激情老道”约好,上午10点半在三元里地铁口会合,搭他的便车。约11点半到达,老婆办事,我在沙发上照例看随身带的报社赠阅的“两南(日报和都市报)”。然后吃午饭,等上饭菜的时间,发每天习惯发的阅报随感。所以“1211”在“狮岭镇”发出了这条惹麻烦的东东:

  答友人:我是如何卷入“方柳”官司的 - 鄢烈山 - 鄢烈山的博客 

【大作家方方没有法治思维】写柳忠秧把所有评委搞定,你有证据吗?法律讲证据,证据不足不过硬就是输官司。是非自有公论,在法律意义上更是蠢话。大家都认为辛普森杀人了,刑事证据无力,法官只能无罪开释。 广州·狮岭镇

 

9月下旬在杭州和福建龙海旅行时,我就想到一个文史随笔的题目《以贾似道为标本:世上何尝有公论》;用了一周多时间收集和阅读文史资料,提纲已想好,一直没有时间成文。所以,一看到南都关于方柳官司一审判决报道的小标题是非自有公论,不由自主地就写下了“在法律意义上(这安慰人的俗语)更是蠢话”。

 

知识分子要独立思考,求新立异,言人所未言,挑战一切现实与历史的“公论”,这当然没错;何况,司法(法官)审判就是要独立,美国的陪审团还特意要与公众舆论隔绝,防止他们被“公论”引导。但我用“蠢话”这个词,是粗野的,是对方方女士的不敬和冒犯。

 

绅士般的、与人为善的胡适先生不会用这样的词,而我久受所谓“鲁迅风”熏染,论辩和表达时只求一时快意,未免“师爷”般地尖刻。(鲁迅的刻薄伤害了学者顾颉刚、诗人邵洵美,在现代文学史上是常识;至于他与左翼的徐懋庸、和周扬等“四条汉子”互相伤害就更不用提了)

 

说起“师爷”,想到现代人打官司,观摩庭审时抗辩,虽然骨子里唇枪舌剑,表面上双方都是文质彬彬,若有人身攻击之嫌或用词太情绪化,立即会被审判长敲槌警告。

 

 

写不下去了。

再写下去,写到方方次日傍晚看到此微博后的反应,梳理与方方女士在微博上的往复过程,讲述自己到13日下午对记者表态退出的心路历程,不免又要介入论争是非,违背本文初衷。

 

而且说来话长,至少要花费3个小时,又没稿费,不值得!

就此打住,该干嘛干嘛去。

     2015/11/14

 

  评论这张
 
阅读(11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